我叫琛司机

分手(赵处知道真相的另一种打开方式)

于以玄月:

 


 





  • 我必须承认我就是忍不住想虐沈大美人,我认罪我忏悔。









赵云澜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,沈巍正坐在床边上给他熨衣服。动作轻柔又仔细,赵云澜倚在门框上看了半天,就好像沈巍手里的不是昨天进门被他自己随手扔在地上的衣服,而是什么稀世珍宝。


许是他的目光太炙热,沈巍有所察觉的抬起头来。看到他,嘴角便带出一个笑。“怎么了...”


“我们斩魂使大人可真是贤惠,”赵云澜从门框上直起身子。他只穿着一个浴袍,本就没系带子,现在一站直便露出光裸的整个上半身,上面还留着几滴没擦净的水珠。


沈巍眨了眨眼,便慌忙低下了头接着去熨那手里的衣服。赵云澜眼看着一抹浅浅朱红色爬上了他的耳尖,不由得轻笑道,“你这又是想什么呢,我明明哪都没露。”语毕走上前在沈巍身边坐下,伸手去夺他手里的熨斗。


“诶我还没熨完...”


“熨什么熨啊?又不着急穿。”赵云澜把熨斗和衣服都扔在了一边。“春宵苦短,大人不如多看我几眼,我可比那衣服好看多了。”


沈巍惯是听不得赵云澜叫他“大人”,咽了下口水,没说话。


赵云澜看自己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对面这人不但没什么反应甚至还打算说点什么,便立刻身体力行的凑过去,二话不说的以吻封缄。


没一会,赵云澜的手便不安分的想去脱沈巍的衣服。没想到沈巍一把推开他,“我还没洗澡...”


赵云澜知道沈巍有些洁癖,但现在这个情况...


赵云澜一边嚷嚷着别洗了一边接着去扒衣服,沈巍也不敢真的用劲去挡唯恐伤了他,喊了半天赵云澜的名字也没用,半推半就间被他把衬衫扒了下来。赵云澜又伸手去解他皮带,可天知道沈巍是无法忍受不洗澡做这些事情的。他一时情急,两个字不由得脱口而出。


他喊的是,“昆仑...”


话一出口,赵云澜的动作就停了,并深深的看了他一眼。然后没等他说什么,就松开了手。“对不起啊...你去洗澡吧。”


沈巍的潜意识让他喊出了昆仑这两个字,可他却觉得自己喊的是云澜。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,一时间没看懂赵云澜那一眼里的含义。


等他洗了澡出来的时候,赵云澜已经侧躺着盖好了被子。沈巍走过去把被子掀开坐下,看着赵云澜的睫毛动了一下,带了些羞赧伸手去握他的手。“云澜,我洗完澡了,我们...”


赵云澜没让他握住,而是把手抽了出来轻轻的拍了他的手两下。“今天特调处的案子挺多的,我突然有点累了。”


沈巍垂了垂眼,转身去关了床头灯。










“大荒之间,山有不合,承云之巅,以为天柱...”赵云澜的手指在书页上划来划去,最后在终于停在了某一行上。他缓缓的念出来,“大荒山神...昆仑。”


赵云澜“啪”的一声把手中的上古秘闻录合上了。


书里说,昆仑君自三皇五帝时期就存在,不周山倒下之前就已经大荒封圣。可这么一推算,不就正好是沈巍初生那个时候。那这个昆仑,和斩魂使到底有什么关系。能让他在一万年后,几乎情动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喊出这个名字。


情动的时候。赵云澜自嘲的笑了一下,把书塞回书架里。睡都睡过了,情人在潜意识下喊别人的名字。


他赵云澜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失败过。










沈巍感觉到,这些天,赵云澜有点不一样了。


也不是说对他的态度哪里不好了。还是嬉皮笑脸的,沈巍却总是觉得不对劲。可他毫无头绪。


刚想到这,沈巍的手机震了一下。


沈巍从来不用手机,这手机是赵云澜硬塞给他的,里面自然也只有一个人的号码。震了一下就证明是他要找他,沈巍连忙划开屏幕。


赵云澜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晚饭不回去吃了。


沈巍抬眼看了一下桌上已经做好的两人份的几菜一汤,苦笑了一下。


赵云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。刚推开门,就看见沈巍正坐在沙发上。见他回来,走过来接他的外套。


赵云澜看了一眼表。“你怎么还没睡啊。”


“惦记着你,睡不着。”


沈巍甚少说这样直白的话,然而赵云澜没什么太大的反应。直到沈巍帮他把衣服挂好,也没听到赵云澜的任何一句回应。


他只好接着说。“一周了,你天天这么晚回来,早晨又走的那么早。”勉强的笑了一下,“我差点以为你在躲我...”


赵云澜没说话。


沈巍咬了一下嘴唇,回过身想抱赵云澜一下。


赵云澜躲开了。


沈巍闭了闭眼,站在原地不动了。他不明白。他等了他一万年,他们只在一起了几个月,他就腻了吗。沈巍伸出手摸了摸胸口的那个吊坠,“云澜...到底怎么了?”


赵云澜往后退了一步,靠在门口的柜子上。


沈巍攥着吊坠,等他开口。殊不知赵云澜正紧紧的盯着他那枚吊坠,那几乎是沈巍最宝贵的东西了,干什么都不肯摘下来。


“这...链子。是昆仑给你的吗?”


沈巍惶然抬起头来看他。这个眼神,赵云澜看了一眼,就已经知道答案了。


行吧,还天天在脖子上挂着旧情人给的定情信物跟他睡。沈巍,你真是好样的。


赵云澜低头看了眼地,深吸了几口气。“我以前,一直挺混蛋的。我一直以为我这辈子就这样了,五行缺爱。”他又看了一眼沈巍,“直到我遇见了你,我才明白我以前都是虚度了。就算你是什么斩魂使,我也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你想和你好好的在一起...”


沈巍也看着他,两个人就这么无言的对视了一会。


赵云澜突然笑了。“你看我这个人就这样,本来有一肚子的话想说,结果到最后也说不出什么东西。”


然后,他收敛起了笑容。


“沈巍,我们还是分开吧。”










赵云澜发誓,他一点都不想看见沈巍这个样子。


沈巍的眼眶红红的,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“为什么...”一万年了,他好不容易找回了他。现在刚过了几天的欢愉时光,他就又要丢下他了吗。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,甚至强挤出了一点笑容出来。“你是不是觉得我...管得太多了?那我答应你,你以后再去哪什么时候回来,我都不问...我...”


“沈巍...”


“还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你不喜欢,你告诉我,我都改。”沈巍突然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伸手把眼镜摘了,瞬间恢复了本来的模样,长发曳地。“你是不是喜欢我这个模样?那我以后都这样。你不喜欢别人看见我这副模样,那我以后就哪都不去就好好待在家里等你回来...”


赵云澜的眉毛簇着,他觉得他几乎有一种沈巍特别特别爱他的错觉。


他一直不说话,沈巍眼睛里的水雾越来越重。


“你这样,是不是因为我和昆仑长得很像。你拿我当他的替身。”


沈巍僵住了,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半晌,垂下了头。


“你不想说就算了,我不会逼你的。”


赵云澜往前走了半步,却被沈巍拉住了袖子。


“你跟我来。”










五分钟后,赵云澜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屋子的画像。


大的、小的、发火的、大笑的,穿着各种时代衣服的。画像上的人...都是他。


赵云澜转头看了一眼一面墙上挂着的一副巨大的古画。半天才出话,“这...就是昆仑?”


沈巍没回答他,只是小声的说。


“没有什么替身,从我在邓林之阴遇见你之后。这一万年兜兜转转从始至终,都只有你。”








END.




【巍澜】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

小仙女本仙就是wo:

那天他来的时候,老吴递给了他一封信。说是塞在了门缝里,精致的信封上面写着赵云澜这三个字,便不好再随随便便处理了。于是这封信就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到来。


谁会给他写信呢?


他点燃一支烟,躺在沙发上散散漫漫,拆开信封的时候有一股清苦的淡香扑来,但很快就被香烟的味道盖了过去。等他试着把烟拿到一边后,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味道。


那信笺质地极好,摸着滑润细腻,样式却十分平凡普通,但往往事情就是这样,越是简朴的东西反而越加珍贵。


这个人写得一手好看的瘦金体,看不出一丝焦躁,只是平和。但那提笔落墨处却显得有些锋芒毕露,所以这该是个男人的笔迹。


他说不上来了兴趣,也不是对此无动于衷,他只是正巧无事,又懒得从沙发上起来去给自己找一件打发时间的事情来做,所以他接着读了下去:




思躇良久,还是忍不住写了这封信,到底要不要把它交到你的手上,我现在还拿不定主意。但我迫切的想要与你交谈,这是不用犹豫的。


明日我就要启程,去一个艰险万分的地方,其困阻大到让我抱了必死之心。赴死对我来说不是一件难事,同你告别才实属不易。再一想到,我还有好些话未曾告知你,就此与你永别更使我心如刀割,你虽还不识得我是谁,但我却已爱了你很久很久。


我不想凭添你的烦恼,更不想让你因窥得我对你隐藏的心意而感到惭愧——我了解你的为人,善良到会设身处地的为我难过,但你无需如此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。所以如果你收到了这封信,那便意味着我已经死了,幸运的话,是我逾期未归,信使却按时将信交到了你的手中。


死亡对我来说是一点儿都不可怕的,我与它亲之近之,相伴已久。投入它的怀抱,本应是我最向往的解脱,而变数,就是你了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我在向你抱怨,说是因你我才对死亡诞生恐惧,我是永不会怕它的。只是多谢你,让我知道了活着的美好。不然我这一生还有什么呢?我只是一直等待着与你重逢。


但请你千万不要感到害怕,这封信不是为了让你有所回应,你大可在读完信后继续如常你的生活,不必多想。而就算我有幸活着回来,日后也必不会再以这个身份出现。


我对你别无他求,只恳请你相信接下来我所说的这些话,我以我这颗只因爱着你而显得有几分价值的真心起誓,我绝不会向你说一句假话。




你忘记了我,可我却一直在寻找你,其中的悲苦我不想赘述以免有换取你同情的嫌疑。曾经你我到底如何,我也不打算悉数让你知晓,更不想让你想起什么,毕竟离别就在当下了。


那日我远远瞧了你一眼,就马上认出了你的身影,它刻在我的心里,不用分辨就自然出现。我有想过,要不要叫住你,但我实在不知是否该将你再一次的牵扯进我的命运之中。思来想去时,你便消失在我视野里了,那时候我才开始懊悔起来,为什么没有抓紧走到你的面前。


但我也明白,我命运的深渊,吞噬我一个就够了。若将你也牵连,我想象不到这世上还有其他什么事能让我比此更加痛苦。


于是我没有刻意制造与你相见的机会。


可悲的是,你和我就真的再没有相见。


但我就生活在你的附近,我每天上班的路上总会经过你上班的地方,我见过你门房上姓吴的那位老先生,他人很好,会朝着我客气的微笑。还有你的手下,或者说是你的朋友们更为确切。他们围在你的身边,嬉笑打闹,一同出生入死,你不知道,我有多么地、多么地羡慕!


那里曾经是我的位置,且只有我。但如今我却不能够再出现在你的生命中。


事实上,你从不识得我。


可你也是见过我的,那次你追捕逃犯,穿梭在车水马龙中实在惹人揪心,我满心满眼里都是对你的担忧,反倒忘了注意自己。罪犯逃经我的身边,将我撞到,没等我反应过来,抬眼时便看见了你的眼睛。(此刻这样写着,那时的情绪便如潮水浪涛一样复又奔到我的眼前,说来不怕你笑,那天在你离开后,我哭得比现在还要厉害。)我不曾想到,你会注意到我的伤势,甚至会停下追逐,来询问我是否还好。


我曾怀疑过,你是否是我心里的那个人,就算你与他一模一样,但你却没有对我的记忆。我不清楚,记忆到底是不是分辨一个人的标志,但在你望向我的那一刻,我就彻底地删除了一切质疑。


就算没有了记忆,你这样善良坚强的灵魂,尘世间再找不出来第二个了。


我是远远不如的,这也是我如此爱你的一个原因。


虽然我明天的行程,是奔着保护一些人的目的去的,虽然我心甘情愿拼劲全力,但这根本不代表我有多么想要守护他们。而是我知道,你想要守护他们,你想要我守护他们,你想要我善良。


我愿意为你做到一切,因为我爱你。


我对这个世界其实毫无感情,但我愿意令它安稳。


因为你。


仅仅是因为你。






断断续续,甚至有些提笔忘字,不觉间竟已拖到深夜了。说起来,不知你睡下了吗?


你一定要早睡,不要熬夜,凡事重不过身体要紧。


有次路过,在街上见你,听你和吴老先生抱怨正胃痛难忍,却胡乱抓了一把药片就吞了下去,以后若再有胃痛时候,千万要和着温水吃药,不要像小孩子一样乱来,让人担心。酒,要少喝,饭,要按时吃,若你实在懒得做饭,又吃不惯外卖的浓盐酱醋,就按照我下面给你的食谱来做,十分简单,而且应当合你的口味:




[附食谱]




请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不要嫌烦,想想我爱了你穷其一生的时间都不曾厌烦过。


我曾日日夜夜思虑你过得如何?身体如何?明知自己不该乱想,却总是忍不住惊忧到彻夜难眠。说来可笑,我竟总是把你当作是非我不可,没有了我就不能好好照顾自己,但事实上,在没有我的地方,你早已安稳生活。而我,虽觉得自己还算可以,但每每在触及到你的事情上就会失去理智,也幸好,能令我失态的人和事只你唯一。


你到底是如何牵动我的心绪?我想你永不会理解,我也不求你的理解,这世上有谁能理解我、和我对你的爱呢?


它如此隐秘,却无比真挚。


就像你每年生日时,在你回家路上盛开在你头顶天空中的绚烂烟花,虽然很快就隐藏进黑暗中消失,但总是一群接一群的蹿跃到你的眼前,极尽全力的向你证明。


你应当停下来仔细瞧过,但不曾想到,那是我专门送给你的礼物,整个世界都是沾光。






不知能与你相伴一生的人会是谁呢?就算我知道,此刻的你根本与我毫无关系,可名为嫉妒的情感却总是将我的心脏拉扯,这原是我自己不能控制的。


她该有多幸运呢?那样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我毕生所爱的人。


希望她能够好好的爱你,照顾好你,嘱咐你应酬的时候少喝酒,为你天凉加衣,在你披星戴月的时候替你温一碗白粥。这些她应当一定可以做到吧?毕竟人世间的妻子总是这样照顾自己丈夫的。也希望你,能够好好爱她,如果她真的爱你,必然需要你的爱回应,你一定要好好对她,这样她才能好好对你。


请你,千万,千万不要让我忧心——但事实上,我也知道,唯有我死去,才能停止对你的挂念。


(原谅我把她想象成一个女人,而不是一个男人,因为我实在难以忍受,你被另一个男人所据有;但也请你明白,无论他是谁,无论他是男是女,我只要你活得好。)






说了一大通废话,再次请你原谅。


无论你如何生活,都不该是我能够牵扯的。


但就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,与你有关的任何事情我都不能够妥善的处理。


这封信,我绝不是在怨怼你没有想起我,没有将我认出。那是我自己的选择,请你千万不要因此而感到困扰,甚至是感到痛苦,这才是比杀掉我更让我痛苦的事情。


还有许多话要与你说,合宜的、不合宜的,都想通通说予你听。


但种种,种种,说多少才够呢?


说再多都是不够的。


而且,天已明,我该启程了。


再见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挚爱你的。














信纸从他手中滑落,一支烟自顾自燃烧到熄灭。


他浑身剧烈的颤抖,整个人哭得麻痹,但在他伸手捂住眼睛的时候,掌心触及到的冰凉液体才向他告知这一事实。


他想起了那个男人,穿越重重人海,他来到了他的身边,正向他伸出手,问他是否还好。


还有之前,他从不曾留心过的,那个每早都路过的男人。


又或者是藏在他记忆深处更为久远的地方的那个男人。


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斯蒂芬·茨威格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觉醒来发现这篇文有了很多热度,这是我热度最多的一篇文了,谢谢你们所有人的喜欢,谢谢你们的❤️。在写这篇文的时候,想要把感情写得更加真挚一些,就一边写一边揣度沈巍的心情,但我肯定是想象不出来的,因为我从来没有这么深爱过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。也不相信,爱情的保鲜期能有多久,何况是愿意忍受枯燥的万年,只为了等自己远去的爱人。


但沈老师就是这么爱。


这万年来,每每有人叫他名字的时候,不知道他的心情是甜蜜还是哀恸。


所以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写着写着就哭了起来。


(真的掉眼泪,一度写不下去,哭完还忘了自己刚刚想好的措辞……)


但是写完后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,是想要赶紧发出来让大家看到(我私自揣度的)沈老师的心情,还是因为我的虚荣想快一点让人来认可我的文字。总之发的太匆忙了,还有好多心情没有酝酿出来。


没有写到更好,感觉有些失礼。


对不起。




但说真心话,谢谢你们的喜欢。因为想要每一个喜欢这篇文字的人都点赞和评论,想要你们的认可。


这封信是沈巍赴死之前写给赵云澜的,但我们就当作他只是逾期未归而已吧。




爱你们。


不要虐哭啦,笑笑吧。





P4下五子棋哈哈哈哈

ChilemeI:

【军.区系列】海.陆.空.三君组 3

<<<会议中>>>

就是不好好开会。

1,2P:三人还没混熟时期

3,4P:(不想研究带军衔的称呼了直接用原著的叫法哈)

(以下对话皆气声)

喻:叶修前辈,冯书记在瞪你。

叶:……我表情这么严肃也能被发现?怎么没发现你啊?

喻:我很认真的。

王:(敲桌面)看棋。

山钟摇暮:

P4和P5写的时候忘了空一行就连在一起了。这可能是我吃王叶的缘故【强行】。
P7小邱非那里忘了换行。我真的写什么都忘忘忘。
在贴吧里看到的这个,写的时候没换顺序【我私心绝对第一个写烦烦第二个写喻】也没改重复的地方【是有些重复也有些没押韵】。
疯狂打tag系列。

《我一直很喜欢你》全员告白系列。01

正在加载中:

初次见面,请多指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张新杰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此心匪石,不转不移。


【王杰希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王不留行,驰骋万里。


【周泽楷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一枪穿云,直击人心。


【江波涛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无浪无烟,静候风起。


【韩文清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大漠孤烟,袅袅升起。


【黄少天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夜雨声烦,客逢异己。


【李轩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逢山鬼泣,夜去难觅。


【孙哲平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再睡一夏,慵懒静谧。


【苏沐橙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沐雨橙风,温暖和煦。


【楚云秀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风城烟雨,淅淅沥沥。


【叶修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十年蹉跎,不离不弃。


【苏沐秋】
我一直很喜欢你,像蔚蓝伞起,从未离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有空更新02。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超爱冰峰

慢食堂:

来看看有没有你家乡的汽水

尤马马:

    近50款非常适合夏天的地方汽水果汁,每一种都是马马亲测,除了口味好还有情怀在,看看有没有你家乡的那一款?最后有彩蛋啦    

zan

慢食堂:

文艺吃货青年:

【美味粥合集】9款粥的详细做法!分别有明虾粥、排骨粥、鱼片粥、牛肉粥、鸡肉粥、皮蛋粥和南瓜粥等等!特别适合老人孩子吃哦